西诺网

90后医生杜科业对父母说:如果不能参加抗击疫情战斗,我会后悔一辈子

从医学院毕业,刚刚走上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岗位半年左右的年轻医生杜科业,发现自己用了十年的微博号突然粉丝量猛涨。这本是一个90后记录生活的惯常网络表达,“协和医生Do先生”没想过成为“大V”,也没想到自己微博上的声音会出现在媒体报道中。

“新型冠状病毒”指南刚刚披露之际,杜科业就在微博上呼吁大家“自我防护,重在预防”,戴口罩、勤洗手。春节期间,疫情爆发,杜科业搜集各医院缺物资的信息进行发布,此后又从黄山老家一路逆行,回到武汉,加入抗疫一线……

线下抗疫工作,线上时时关怀。这一系列事件,让杜科业的微博关注度与日俱增,粉丝达到330万。

杜科业只是千万一线医护人员中的一个。他们也许不是专家、教授,但在疫情来临时,他们同样毫不犹豫站了出来。

近日,杜科业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讲述了疫情发生以来他的历程。

学生时代的杜科业(左一)与德国友人合影

微博发声,即使还在家也希望能为缓解疫情做一点事

学医、从医,一开始受家里人影响比较大,自己的叔叔是一名医生,父母一直认为,医学这个职业非常神圣。

我是安徽黄山人,很喜欢武汉这个城市,也很喜欢武汉协和医院。2019年6月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顺利毕业后,就幸运的入职了武汉协和医院,专业是神经外科。

疫情爆发前,我正在参加武汉协和医院进行的为期三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需要去各个科室轮转学习,当时我转到了麻醉科。工作还是挺饱和的,7:30到科室,下班时间平均在晚上八九点,中午没有休息,只有30多分钟的时间吃饭。

平时喜欢阅读、摄影、旅游,但工作以后没有太多时间业余活动了。

按照医院的安排,由于春节期间有值班,所以我的春节假期往前提,在武汉封城前,我已回到了安徽黄山老家,和父母、爷爷在一起。

1月17日,病毒所分析出这种病毒是冠状病毒,我根据自己的医学知识推断,认为这种病毒是有一定传染性的,出于我的专业知识和本能反应,我觉得有职责有必要去呼吁。我一直认为,对于病毒,我们不用过度恐慌,但一定要足够重视。所以我开始在微博上提醒大家戴口罩、勤洗手。

1月20日晚间,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明确了“新冠肺炎肯定人传人。”后来还有网友给我留言说,因为较早看到了我的呼吁,所以提前准备好的口罩。

春节期间,疫情态势已经很紧张了。武汉封城,黄山当地也做了相应的交通管制,我想回武汉,已经很难。我各方联系,做出城准备。在等待手续办下来的时间里,我觉得自己虽然还没有战斗在一线,但我是善于使用网络的年轻医生,要尽自己所能做一些事情。

我能想到的第一点就是参加协和医院的网络门诊。其次是在微博上做防护科普,并且呼吁医院的防护物资问题。当时,许多医院都发了物资征集公告,但比较分散。我把它们汇总在一起,进行一个集纳式的发布。

我自己真的觉得只是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因为物资短缺这个事情确实让大家着急,物资是医护人员参加战役的铠甲,所以这个东西本身就有一定敏感性,大家就很关注了。

夜班期间短暂休息的杜科业(左一)

知道我回武汉势在必行,九十多岁的爷爷红了眼眶

返回武汉的过程并不容易。

因为我住的地方距离高铁站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开始我找了出租车送我去,后来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司机师傅不愿意去了,毕竟当时疫情环境紧张。

我联系到黄山区的区长,跟他反映情况。我说我是武汉协和医院的一名医生,现在武汉疫情爆发了,我不能在家里这样呆着,我得返回武汉去参加战斗。

区长听了我这个消息之后,说他会立刻向黄山市汇报这个情况。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给了我回复,说会安排车辆送我去高铁站。

联系上车以后,全家都知道我回武汉势在必行了。如果我是在武汉回不来,他们可能还容易接受一些,可现在我明明到家了,却还要回到危险的疫区去。

九十多岁的爷爷平时沉默寡言,是那种把很多情感都藏在内心的人,那时候他的眼眶立刻红了,他拄着拐杖,跟我说,“你要去武汉,我心里很难过,你是我唯一的孙子。”毕竟他是九十多岁的人,不知道我这一走,什么时候能相见。

我的父母也是担忧的,但我跟他们说,我作为一名医生,如果不能参加这次抗击疫情的战斗,我会后悔一辈子。

后来在政府的安排下,我顺利抵达高铁站。由于那时已经买不到到武汉的车票,我只能买经过武汉的过车。上车后,我跟列车长说,我是武汉协和医院的医务人员,要返回武汉,希望能在汉口站把我放下来,另外因为我买不到去武汉的车票,所以实际上只买了一个半程车票,我要进行补票。但是列车长说,因为我情况很特殊,他们表示理解,也没有让我再补票了。

 

到了武汉,也没有地铁、公交,武汉的志愿者开着车来接我。一路逆行,的确感到,全国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支持“抗疫”。

穿着防护服做各种事情都不方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社会 » 90后医生杜科业对父母说:如果不能参加抗击疫情战斗,我会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