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短视频创业者:我为什么败给了低俗和抄袭

作者:懂懂笔记

“那天看到朋友圈都在转这条新闻,我真的差点哭了。”

3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一时间,网上各种“鬼畜药丸”“恶俗要黄”等讨论声四起。对于已经在泛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六年的吴冲来说,这不亚于是久旱逢甘霖。

500

在华南地区的视频创业领域,吴冲算得上是一员老将。他向懂懂笔记展示了创业六年里的不少作品,其中不乏一些脍炙人口之作。如今,创作模式已经从草根UGC,转变为PGC模式。而团队也从他一个人单打独斗,扩大到了近20人。但是2017年,却是这个团队最痛苦的一年。

去年初短视频市场异常火爆,多家头部平台纷纷推出巨额补贴,令内容创作花样翻新,也为各大平台、创作机构带来了可观的用户流量。而在短视频创业中看到新机遇的吴冲,毅然决定在去年初带领团队转战短视频领域。

作为一位连续创业者,他和前几次创业一样,希望坚持的立业之本就是优秀内容的输出。“没想到在短视频这一块,我们的内容并不受待见。”他表示,过去这一年,他和团队都过得很艰难,并没有抓住创业红利的风口。为何这一次广电下发的特级“禁令”,会让他和内容创作团队如此焦虑?

有内涵败给了低俗low

一年前,经过详实的市场调研,吴冲决定涉足短视频领域,创作具有一定门槛的搞笑动画。他表示,好段子需要团队有较强的策划功底,动画也需要有专业的制作技术支撑,这些都具备以后才能在市场上形成独特的竞争壁垒。

为此,他要求策划部门要尽可能让内容在搞笑之余,还可以为观众带去更深层次的思考。也就是说,不是为了搞笑而搞笑。

“我觉得通过娱乐的方式,能潜移默化让用户接受更多关于环保、民生、经济发展等层面上的积极信息。”在他看来,优秀内容光引人发笑是不够的,更多的是要为用户、社会带去正面的理念引导。就如同卓别林在《城市之光》中传递的那种精神。

然而,在践行这一内容创作原则十个月后,吴冲竟开始怀疑人生了。他告诉懂懂笔记,在转战多个短视频平台之后,团队所创作的精品内容,在激烈的竞争中被一些来自东北的搞笑视频彻底“打垮”了。

“随便一个操着东北口音,摔马趴、墩屁墩、搂脖子抱腰秀大腿的短视频,播放量就能秒我们几条街。”他对此无比疑惑,自己并没有看不起东北原创作者的意思。他自己也是一名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骨子里虽有那么一股直率的搞笑劲,但自认为不具备如此低俗的创作基因。

“就拿一些撩女生裙子的视频来说,虽然真的搞笑,但能够给用户带来什么呢?”不服气的吴冲,索性在身边很多亲友中做了一个调查:恶搞类的爆笑视频,与带有一定内涵深度的搞笑视频,更青睐于看哪一类。

调查结果却让他彻底服输了,有不少关系亲近的朋友直接告诉他:“那几个有内涵的内容虽然不错,但看恶搞的更解闷,还能排解心里的负面情绪。”

在他看来,输出低俗、恶搞的视频,已经成了机构调动用户参与热情的秘诀。加上平台只为流量,频频推荐这类视频,也渐渐让受众群养成窥丑、评丑的观感品味。因此,造成了视频内容越低俗越恶搞,人气就越高的现象。

吴冲感叹,短视频作为影响力巨大的行业,很难想象那些低俗信息流将会教育和引导受众,产生出什么样的行为举止?

然而,恶俗内容的危害还不是最明显的,抄袭恶搞版权创作内容,更让深耕内容的创作机构和原创作者苦不堪言。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社会 » 短视频创业者:我为什么败给了低俗和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