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中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领跑"全球 课外班屡禁不止

u=3038424729,2113509186&fm=27&gp=0.jpg

与中国“新四大发明”一同被写入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还有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的问题。近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的《我国中小学生“减负”问题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称,我国中小学生课内外学习时间“领跑”全球。

这样的“领跑”无法让人高兴,为此忧心忡忡的不仅有教育管理者、学者,还有每一个被课外补习班“裹挟”着停不下脚步的家长。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要‘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这是第一次。”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说,公平而高质量的教育,是当下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课外负担重正是教育领域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的一个真实体现。

一句“做完了一天的功课,让我们尽情欢乐”的歌词,让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王国庆感慨,孩子们作业做到晚上9点、10点甚至11点,“做完作业,他们上哪儿欢乐,到哪儿荡起双桨呢”?

“给中小学生减负”的呼声由来已久,可孩子们的负担似乎“越减越重”。

研究报告显示,与2005年相比,2015年学生上课外班的时间大幅度增长,学习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0.8小时,休息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2.1小时,分别是10年前的两倍和3倍。随之带来的是大量青少年儿童睡眠不足,运动时间不够,小眼镜、小胖墩儿增多。

中小学生课外补习成风的话题在各种场合讨论都极易引起共鸣。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师范大学校长杜卫在政协小组的发言就引发了热烈的讨论。他注意到,现在的孩子要上“两个学校”,一个是传统的学校,一个是补习学校。补习学校如此盛行,他觉得“不太正常”。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生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校外培训机构蓬勃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问题:无资质办学,出现“奥数班”等超纲教学,与升学挂钩的“占坑班”,还有教师队伍管理混乱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的提案就是关注校外培训乱象,他认为现在到了必须规范的时候。

这一轮向校外培训“开刀”的举措,较以往力度更大,指向也更加清晰。党的十九大记者招待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要化解好学校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2018年年初的全国教育工作会明确,将出台促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规范有序发展的意见,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联合监管机制。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首次清晰地划出了行动方案的路径图和时间表,即治理无资质和有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治理数学语文等学科超纲教、超前学的“应试”行为,治理学校和教师中存在的不良教学行为。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社会 » 中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领跑"全球 课外班屡禁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