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罗思义:GDP增长对提升中国人幸福感有多重要?

                                                               11.jpg

中国各界近来围绕GDP的讨论中所强调的“GDP增长绝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而只是实现民族复兴和提高人类福祉的手段”,无疑是正确的。但这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引出了另外两个问题:

•GDP增长与人类社会福祉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过去三十多年来, 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成为人类史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国。那么从国际比较角度看,除了经济发展因素,中国的整体表现在提升人们幸福感方面又发挥了怎样的影响?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下文对中国与其他国家进行了系统性比较。这些比较事例清楚地揭示了如下情况:

•GDP水平,确切地说是人均GDP,不仅关乎“钢筋水泥”等物质性问题,而且是影响全人类幸福感的决定性因素。不能像泼洗澡水结果却把婴儿丢掉那样,不分主次轻重。

•中国在全球人类幸福感指数的排名甚至高于其人均GDP排名。

这一比较得出的结论立刻打脸了一些国际媒体和中国的买办知识分子,他们尝试以一种新的形式唱衰中国,比如他们曾声称“中国经济将硬着陆”,但2016-2017年所发生的事情证明,他们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与此同时,他们声称“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和环境方面的负面影响,远超过其经济发展成就所带来的正面影响”的论调也早就被驳倒了。这一问题将在稍后进行详细分析。但有必要立刻指出的是,事实上国际比较结果显示,以上说法与事实完全相反。根据国际比较,再考虑到中国的人均GDP水准,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的社会形势比其预期应达到的水准还要好。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不存在明显的、亟待解决的社会与经济问题,但它能帮助我们更客观得理解和评价中国,能看清中国买办知识分子扭曲事实、全面抹黑中国的伎俩,知道就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来说出现一些问题并不算异常现象,只是普通问题,从而找到纠正问题的必要手段。

因为中国的目标是跻身高收入经济体,下面将就高收入经济体发展趋势进行分析。希望这样的分析有助于大家了解哪些高收入经济体是最佳的学习榜样,以便中国从中吸取正反两方面的经验。

中国经济成就概述

中国取得的经济成就众所周知,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国际比较显示,自1978年启动经济改革的39年来,中国成为世界史上经济增速最快且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体。从1978-2016年,中国GDP年均增长9.6%,总增长3200%;人均GDP年均增长8.5%,人均GDP总值增长超过2100%。同期美国人均GDP年均增长1.6%,总增长83%。那么问题来了:根据国际比较,这样的经济增长对中国社会形势的影响如何?应如何比较这些实际影响?

预期寿命

众所周知,人均预期寿命是衡量一国社会和环境整体水平最全面的指标。因为它概括了所有影响人类生存发展的经济、社会、环境、医疗保障、教育和其他趋势等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的综合影响。因此,与人均GDP相比,预期寿命能更贴切地反映社会整体福利水平。这些不同变量之间的关系,正如诺贝尔奖得主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所说:

“个人收入无疑是决定生死且反映个人生活质量的决定性因素。但收入仅是影响我们享受生活的诸多变量之一……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NP)可能是反映一国实际平均收入的良好指标,但人们实际得到的收入却取决于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此外,个人生活质量不仅取决于他的个人收入,而且也取决于各种物质和社会条件……医疗保障和医疗保险的性质(公立或私立)也是决定一个人生死的最重要因素。其他社会服务也一样,包括基础教育和城市生活秩序,以及人们所掌握的现代医学知识。因此,还有许多与人们生死攸关的因素没有纳入个人收入范围。”

预期寿命数据概括了所有影响人类生存发展的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它比单个因素或者某些个案更能贴切地反映社会整体福利水平。举一个负面的例子,比如在中国,雾霾是引发污染的一种危害性因素,其中尤以北京等城市深受其害;再举一个正面的例子,经合组织(OECD)研究显示,从国际比较角度看,中国教育制度具有优越性。而且,1949年后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大幅增长,这与当时的中国重视初级教育和医疗保障息息相关。

人均GDP是影响预期寿命的最重要因素

转回国际比较。全球数据明确表明,影响一国预期寿命的最重要因素是人均GDP。拙著《一盘大棋? ——中国新命运解析》已对此作过详细分析,所以本文仅就世界银行的最新统计数据进行梳理。但新数据完全吻合《一盘大棋? ——中国新命运解析》中所作的长期趋势分析。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数据,各国预期寿命差异的68%是由人均GDP决定(见图1)。数据还显示,一国人均GDP水平翻一番,有助于促进该国人均预期寿命提高3.4岁。

人均GDP关乎人类寿命长短

人均GDP与预期寿命之间具有极强的相关性,意味着人均GDP关乎人类寿命长短。根据世行数据,一个人若生于低收入经济体,他的预期寿命为62岁,若他生于高收入经济体预期寿命则为81岁,两者之间居然可以相差19岁之多。

图2呈现的是更详细的分析:

•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均预期寿命为80.8岁;

•中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均预期寿命为 74.9 岁,按照国际分类,中国属于此类国家;

•中低收入经济体的人均预期寿命为 67.4 岁;

•低收入经济体的人均预期寿命为 61.7 岁。

图2

这些数据同时也说明了为何中国各界在讨论人均GDP增长时,不能避重就轻,忽略其人均预期寿命。如果中国达到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均预期寿命水平,那么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将比中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均预期寿命高出五岁多,也比中国当前的人均预期寿命水平高出将近五岁——生活质量的提升将有助于实现人均预期寿命的延长。因此,人均GDP与GDP并非不能带来社会效应。较高的人均GDP所带来的影响会极大地惠及社会和人类福祉。人均GDP与预期寿命之间具有极强的相关性,尽管GDP绝不是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可没有高水平的人均GDP与GDP,是不可能实现理想的社会目标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社会 » 罗思义:GDP增长对提升中国人幸福感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