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非洲商人在广州做外贸:想回家,帮中国人拿大单

在5月潮湿闷热的空气里,广州终于落下一场雨。非洲商人毕欢迎(Bienvenu Mwizerwa)不愿打伞,长衣布鞋穿过淘金路。他30岁,圆脸尚未长出许多皱纹,却已自称“老毕”。老毕从卢旺达来,客居中国九年后,一口地道的汉语

老毕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你有没有看过《卢旺达大饭店》?我看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胡图族)像日本人,一模一样的。”

老毕7岁时,从卢旺达大屠杀中死里逃生。但至少80万人,近八分之一的卢旺达人口消失在了1994年的暮春,其中有老毕的父亲、祖父母、外祖父母、所有的叔父。

电影《卢旺达大饭店》由那段历史改编而来,片中屠刀挥起,是“10美分一把,从中国买的便宜货”。但在现实中,老毕幸存下来的母亲喜欢做生意,于是他幼年翻开商品标签,总是看到“中国制造”。“那时候我就想,大的工厂都在中国”。

老毕于是立下此生梦想——到广州“做生意,赚大钱”。

大批非洲商人最初逐广交会而来。2008年,广交会从流花展馆搬至琶洲岛,此时的老毕从卢旺达自费来中国留学。他从长春理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放弃所学专业,只守着广州南沙港做中非贸易。

20170507120235186.jpg

卢旺达贸易商人老毕

  5月5日,始于1957年的广交会春展闭幕。广交会六十岁“生日”后的第三天,老毕踏入琶洲展馆,与213个国家的19万余名采购商一同赴会。与老毕不同,这些外商大多是“候鸟”,只在春夏两期广交会时飞抵广州,今年春展共谈下2063.57亿元的订单。集装箱将载货从广州南沙港出海,销往世界各地。

只是老毕不曾料想到,中国的工厂也会大举出海。如今他回到家乡,在凌晨三四点,能看到喝醉的中国人歪歪斜斜走在卢旺达的街上。

老毕小时候想象的“中国大工厂”,正在他家乡拔地而起,“生产大货车、建筑材料,还有一家很大的服装公司,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与此同时,老毕做贸易中介从南沙港发出的集装箱,越来越少。

根据商务部的数据,2016年,中国企业对非洲新增投资32亿美元左右,投向制造业、建筑等领域。2015年到2018年,中国官方共要投资“十大合作计划”600亿美元,而民间投资,还要远超这个数字。

老毕追着非洲商人的1990年代起的贸易大潮来到广州,但“风”似乎又在吹回来时的方向。几家中国企业托朋友问他,是否愿意回到卢旺达,帮助中国公司开拓非洲的基建市场。

琶洲“候鸟”、小北倒爷和非洲大老板

20170507120236945.jpg

2017年广交会春展闭馆后,采购商在琶洲展馆前等待接驳车

  广交会最后几天,散场时走出琶洲展馆的外国采购商与中国展商,挂着一张张精疲力竭、不想说话的脸。

一位法国采购商蹲在马路边上,目光在川流不息的接驳车队中搜索,找不到接他的那辆。“一年来一次,不记得是第几年了,十五年?二十年?是啊涨价了,但还是比其他地方都便宜。”

今年来赴广交会的19万余名“候鸟”商人中,只有不到8%来自非洲。更多懂行的非洲采购商会去摸小北街的门道。小北在广州火车站以南,以天秀大厦为圆心,划出数条非洲街的地界。香港尖沙咀有重庆大厦, 以亚非外商为主,楼中可以数出近百个国籍。广州的天秀大厦也曾是一座挤满亚非、中东商人的非洲街地标。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老外在中国 » 非洲商人在广州做外贸:想回家,帮中国人拿大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