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禹龙”号潜水器亮相,可搭载工程师近距离“问诊”大坝

水库大坝是保障国家水资源安全的重要基础设施。我国现有水库9.8万多座。其中,大型水库近800座,坝高100米以上超过200座,高坝大库安全运行极为重要。

突破100米级深水大坝安全保障技术壁垒,研制一款小型化载人潜水作业平台为大坝做水下“体检”,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大水利工程大坝深水检测及突发事件监测预警与应急处置”项目的目标之一。

(禹龙号在四川锦屏一级水电站进行试验)

“4年多来,我们先后完成了‘禹龙’号大坝深水检测载人潜水器的方案设计、总装建造、联合调试和水池试验,并在三个不同坝型的水库进行了示范性应用试验,共完成水下20多次巡检作业任务。其中,在四川锦屏一级水电站进行的试验中,最大下潜作业深度超过200米。”“禹龙”号潜水器项目负责人、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蔡跃波介绍。

12月5日,在雅砻江锦屏一级水电站召开的专家咨询会上,以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建云为组长的专家组一致认为,“禹龙”号潜水器的研制,首次实现了水利水电行业深水复杂环境载人潜水检测装备从0到1的突破,攻克了大坝深水检测载人潜水器多项关键技术,实现了专家实时诊断大坝复杂病害的目标,为高坝大库安全维护与处治决策提供了装备技术保障。

搭载工程师近距离“问诊”大坝

上世纪80年代末,参与山东临沂一处大(2)型水库除险加固的经历,令水利部原副总工程师庞进武记忆尤新。

当时,专家根据经验判断该水库的防渗材料有问题导致漏水,要将水放空后进行处理。没想到,水放完后,却发现并不是防渗材料的问题。

“你想想,临沂是一个缺水地区,白白放掉大量水库水,下游两年的灌溉都会成问题。如果当时有载人潜水设备带专家下水进行检测判断,可能情况就不一样了。可以说,‘禹龙号’潜水器的研制成功,为大坝深水检测带来了一个突破性的技术手段和装备。”庞进武指出。

(“禹龙”号在浙江汤浦水库进行试验)

大坝水下检测技术进展,也一直是国家能源局大坝监察中心总工张秀丽关注的重点之一。实际工作中,她和同事们经常会碰到的一个难题是,无人潜水器(ROV)或者潜水员下潜拍回的照片,不一定是大坝工程师真正需要的,而懂大坝的工程师往往又不会潜水。

“多年来,我一直有个梦想,希望能有载人潜水设备搭载大坝工程师去大坝水下进行现场诊断,这将极大有助于相关问题的解决。经过现场观摩,我们看到‘禹龙’号实现了在大坝深水环境下载人潜水检测的目标,这对大坝检测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跨越,为行业打造了一项重器。”张秀丽说。

令专家们倍感欣喜的“禹龙号”潜水器,长4.7米,宽度和高度都在2.4米左右,总重6.6吨,是一种可搭载两位成员的潜水器,设计最大潜水深度为300米。

“‘禹龙号’具有90度开角的大直径球冠型观察窗,极大提高了观察视野及检测效率,搭载有专用的清洗及示踪工具,同时可模块化搭载三维成像、三维激光测距等作业工具,非常适合进行高坝大库的检测等工作。”“禹龙”号总设计师、中国船舶集团第七O二研究所研究员王磊介绍。

破解大坝深水环境载人深潜多项难题

为什么要研制“禹龙”号潜水器,研制中攻克了哪些技术难题,是蔡跃波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

蔡跃波指出,下潜水深并不是大坝深水检测载人潜水器研制面临的核心难点,真正复杂困难的在于大坝水下环境水面狭窄、建筑物结构复杂、水体能见度低、泄引水建筑物附近水流速高。此外,从运输条件看,大坝检测载人潜水器只能通过铁路、公路运输,必须小型化、轻型化。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科技 » “禹龙”号潜水器亮相,可搭载工程师近距离“问诊”大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