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上海火箭村:6万村镇青年造出全球一半iPhone

尽管当天是耿洋在生产线上的最后一天,他仍要争分夺秒地赶在规定时间内打卡上工。

他不会比平时松懈,也谈不上更慎重。这仍然是平凡的打工一天。与这平凡相比,十天后,经由他手的iPhone将出现在上海南京东路、北京三里屯、伦敦摄政街、纽约第五大道店等地的苹果店内,成为全球“果粉”追逐的时髦品。

对于他来说,“果粉”“时髦”全都无意义。他争分夺秒的理由是为了自己。今天是他连续工作的第45天,按照规定,他可以在每月4500元的工资之外,额外获得3600元“返费”(全勤奖)。

耿洋是昌硕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iPhone生产线上的一名质检员。和富士康一样,昌硕也是苹果公司的代工厂。有报道称,全球50%的苹果手机来自这家位于上海浦东火箭村的“超级工厂”。

每年,来自全国各地的6万青年在火箭村走上生产线,成为全球工业制造产业链中的一环。在日夜不歇的生产线上,他们有如工蚁,希望通过劳动换回属于自己的价值,并试图改变命运。

距离静安寺26.7公里,距离陆家嘴16.9公里,距离上海迪士尼乐园6公里……火箭村并不是这座浦东远郊村镇的“昵称”,而是它实实在在的本名——名称来源于20世纪60年代人民公社大生产时代,当时村里成立了一支“火箭突击队”,这个惯称被沿用至今。

2004年,一座“超级工厂”在这里落成,让村落命运扭转。昌硕官网介绍,公司于2004年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区投资成立,占地面积3200 亩,总投资6.27亿美元。服务客户覆盖世界各著名品牌如苹果,戴尔,东芝等。2012年,这家公司出口额达153亿美金,产值966亿人民币,位居全国出口200强企业第4位,上海市排名第2位,浦东新区排名第1位,2017年位居《财富》全球500强第259位。

"超级工厂"建成以后,依附在其周边的旅馆、网吧、餐馆迅速聚集渐成规模。火箭村有了如今的繁华热闹。“火箭村”,这个沿用50多年的名头也直接和昌硕挂勾。

但在当地人看来,围墙、铁网、以及眼观八路的保安,让昌硕更像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堡垒,隔绝了两个世界。

戒备森严的昌硕 摄影:杨舒鸿吉

昌硕保安小武的记忆中, 厂内现在有超过6万多名工人工作和居住。每年来来往往的工人超过10万人。他们平均年龄24岁。而1970一代称得上是厂里的“老人”,主要从事保安、保洁这类岗位。

秋季是iPhone手机的新品发布季,昌硕会在暑假期间大量招聘工人来充实生产线,以应对秋季的出货高峰。所以,这段时间也是昌硕一年中最繁忙的时段,招工量最大。成群结队的男女,拎着行李箱从秀沿路地铁站一路步行,在人行道上压出呼噜噜的声音。

望风而来的,还有“黑中介”以及前来刺探新款iPhone信息的媒体人。“黑中介”能够轻易地挑出对招工流程不熟的新人,以昌硕直招来诈骗钱财。而媒体人则可以通过昌硕招聘人数的多寡,来判断当季iPhone的销售情况。

他们“窥探”的眼神,让小武“感到紧张”。

今年的夏季招工季,河南安阳滑县的耿洋成功进入昌硕。这位25岁的青年小学毕业后辍学,目前已有一儿一女。

早婚生子是老家的习俗。外出打工也是一代复制一代的生活。他是家中的独子,上面还有三个姐姐。在姐姐的带领下,他甫一成年就进入北京的一家服装厂成了流水线上的工人。临出发前,他的父亲对他说“出去锻炼锻炼,以后回家好继承窑厂。”

今年年初,他所在服装厂因为环保问题关停。他结束“北漂”生涯,返回河南。2018年6月的一天,一位同乡对他说,入职昌硕不需要多高的门槛:会26个英文字母,年纪轻,身体健康,没有大面积纹身即可,“还可以去上海闯一闯”。

还没入职,耿洋就被“黑中介”骗走了600元,这件事让他心疼不已。后来,辗转通过老乡的帮助,他才在来上海的第二周进入昌硕的iPhone生产线上成为一名流水工,主要工作是对home键和摄像头质量进行把关。

他说,实际上机器已经对这些组件进行过了筛查,并把相关问题排查出来,以A、B、C、D四个字母来概括四类故障情况。他只需要对电脑提出的故障进行复核,并点按这四个字母的按钮,对故障进行确认即可。

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他需要对6500部iPhone的相关组件进行筛查。期间,他可以在早上9点、下午3点获得15分钟休息时间,在中午11:30获得50分钟午餐时间。夜班工人的生活时间正好相反,休息、用餐时间也依此类推。

凭借这份工作,他每个月可以拿到4500元工资,连续工作45天,没有旷工、迟到、早退还可以获得3600元“返费”(全勤奖)。但工人们离职需要提前半个月向主管申报。每周,工作六天,工休一天。不需要体力、不需要文化、不需要沟通交流——流水线的工作在耿洋看来是近乎完美的。

入厂后,他便立下目标:拿到基本工资的基础上,拿到那笔 “返费”。这样才够他寄钱回家供一家人的开销,并且能够还上购置的一辆宝骏510车贷的贷款。

“返费”正是昌硕这家巨无霸企业管控工人们的方法之一。

耿洋说,如果是早班,他需要在7:30起床,然后用20分钟的时间一路小跑从宿舍赶到生产线,在7:50前过完安检并成功打卡。除了用来激励工人的工作热情。“返费”还是用来防止iphone新品信息泄漏。

保安小武说,昌硕厂的建筑是回字型结构,最外围的是包括员工宿舍、食堂在内的生活区,核心生产线位于厂区的最中间,曾有人飞过无人机,但最终也无法确认生产线的具体位置。

此外,为了防止员工泄密,园区内实行一人、一卡、一脸的准入制度,遍布人脸识别功能的摄像头。耿洋还说,生产线上严禁携带金属物品、手机、和零食,每一次被安检仪查出或者被主管发现有违禁品,都会让“返费”付之东流,甚至会丢掉工作。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产业 » 上海火箭村:6万村镇青年造出全球一半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