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在津巴布韦种地的中国人:欧裔农场主的回归是很大压力

“管理方面最难的就是人,”孙奎宣说道,“白人毕竟在这里待了上百年时间,对这里的影响根深蒂固,他们对如何管理当地人非常了解。比如我们去白人农场参观时,在地里看不到白人,都是当地人在干活。但我们不行,我们必须处处盯着他们,不盯着的话工作效果就达不到要求。”

在孙奎宣看来,当地人和中国人在很多问题的理解上存在着差异,工资构成就是其中之一。

“当地人不像中国人,他们会要求干一天的活就要给一天的工资。如果你说最后按奖金或者绩效计算,他们不接受。我有时跟当地人讲,我自己的工资就很低。比如我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元,但我有奖金,奖金一个月就有3000元。奖金比工资还多。”

为了提高当地雇员的积极性,农场准备推出一个激励机制将每个地块“包产到户”,从除草到防盗都由一个人负责。如果地块产量达到一定目标,相关人员就会获得奖金。目前,农场普通员工一个月的平均收入在100津巴债券左右,每个工种收入不同,一些老员工的收入更高。

100债券一个月在当地属于普通收入。当地人最常吃的食物是一种名为“ Sadza”的玉米面馍,配上蔬菜一顿需花费一到两债券;配上牛肉或羊肉则至少要8债券,相当于豪华大餐。

孙奎宣认为如果能调动当地工人的积极性,“他们还是可以很能干的,因为他们确实能吃苦。像我们种田这些活,现在中国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了”。

在与当地工人沟通方面,孙奎宣的感悟是要多聊天、多接触,“了解他们的想法,也让他们了解你的想法;对工人不能不讲分寸,要尊重当地人的习俗和法律”。和很多国家一样,足球在津巴布韦很受欢迎,包括温亚尼农场在内的很多农场都有自己的足球队。

“有比赛的时候,农场会用拖拉机送他们到外面去参加比赛,我们支持他们打比赛。我们每年也在搞年会,大家会一起出去吃饭跳舞。”

除了人员管理,津巴布韦的现金短缺也是让中国公司头痛的难题之一。

当年津巴布韦的农业生产一落千丈之时,美国和欧盟以2002年津巴布韦大选舞弊为由实施制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此后也停止支援,津巴布韦在内忧外患之下开始超发货币,引发了恶性通货膨胀,一度出现了被记入史册的79600000000%通胀率。

经历恶性通胀后,津巴布韦废除了自己的货币,用美元作为主要流通货币。但由于贸易逆差扩大、缺少海外投资引发的美元短缺,津巴布韦在2016年发行了债券货币。按照官方说法,债券与美元等价;但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离开津巴布韦这些债券一文不值,因此在黑市上,1美元至少能换1.3或1.5元的津巴债券。

债券的出现没有缓解津巴布韦的现金匮乏,反而让更多美元流入了黑市。银行外经常能看到等着取钱的长队,就算排到了,一个人一天也只能取20或30元债券。由于大家手上都没有现金,名为EcoCash的电子货币手机支付也成了当地人最常使用的收付款方式。

对于现金短缺,杨志猛深有体会:由于银行限制个人和公司的提款金额,公司一度没有足够现金给工人发工资。

“我们让工人都去办卡,把工资打卡里。这里稍微好点因为离奇诺伊近,但在其他偏远的农场根本没办法,很多人一辈子都没用过银行卡,不可能去办卡。于是他们就说不来上班了。”

为了应对现金短缺,公司只能在市区采购大量生活物资,再运往偏远的农场,让工人按照当月工资领取价值相等的生活用品和食品。

除此之外,由于基建滞后,农场的日常供电也问题重重,喷灌期间经常遭遇停电,造成生产进度被推后。

在农场工作期间,杨志猛也领教了当地严格的劳工法。他感慨,虽然普通工人工资不高,如果在处理劳动纠纷时处理不当的话,会给公司造成极大损失。因此了解当地法律非常重要,“依照当地的法律流程,合法处理这些纠纷,才能更好的保护公司的利益”。

面对长年的货币崩溃和通货膨胀,自穆加贝在2017年的政变中下台后,新总统姆南加古瓦就承诺要将恢复经济作为“重中之重”。重新发展农业也被视为复苏经济的关键环节。

为吸引当年逃离津巴布韦的欧裔农场主回归,津巴政府计划重新为欧裔农场主提供有效期达99年的土地租赁许可。自新政府释放出友好信号后,部分避居在邻国赞比亚等地的欧裔农场主开始返回故土。

随着欧裔农场主的回归,初来乍到的中国公司必然将面临新的压力。杨志猛坦言,除了设备优良之外,欧裔农场主的管理确实更得心应手。

“奇诺伊附近的白人农场我们去看过。有白人从80年代买下农场后就一直在当地经营,很多工人都已经跟了他几十年,彼此建立了感情,而我们才来几年。现在我们也在向这个方向努力,比如人员配置相对稳定一些,希望终有一天他们能对中国人经营的农场产生归属感。”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国际 » 在津巴布韦种地的中国人:欧裔农场主的回归是很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