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在津巴布韦种地的中国人:欧裔农场主的回归是很大压力

温亚尼农场出产的粮食主要卖给津巴布韦国家储备粮库,以满足津巴国内的粮食需求。在七年的种植中,皖津公司各农场为津巴当地市场提供了超过10万吨的粮食。

在管理农场期间,最让孙奎宣头痛的问题之一是偷盗,“偷的方面太多了,说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都说不完,可以讲20个小时”。

一次,孙奎宣派一名司机从温亚尼农场到另一个农场为工人采购生活用品。出发前,汽车加了100升油,到另一个农场又加了20升,一共120升油,“司机告诉我一共跑了150公里,用了35升油,我说没问题。另一个农场的管理人心细,提醒我车回去后检查下油量”。第二天,孙奎宣让司机把油箱打开把油放出来,“结果只剩下了15升油”。

“甚至包括除草。这么多年来,我们深有感触的就是用了再多的除草剂,草都除不下去。后来发现,除草剂被偷了。有的人是拿回家自己用,还有的人就卖掉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选了四个信得过的当地人,监督当地人工作,草终于除下去了。”

粮食就更不用说。“比如种玉米的时候,从灌秧阶段就开始偷。玉米长起来之后,从外面看地里都很好,但实际上偷东西的人在里面抽烟吃饭,把玉米粒吃了或者带走,剩下玉米棒扔在地上”。

在杨志猛看来,津巴布韦的高失业率影响了治安,去年当地监狱进行的大赦也引发了很多盗窃问题。当时农场正在种小麦,电线却被人偷走了,“他们一挖,我们这边就停电,田里就浇不上水,供电公司解决不了只能自己出钱修。刚修好才没几天,他又偷,给我们的生产造成极大困扰”。

“去年1月,我们正要开始雨季生产,大概10个人半夜跑到我们地里,持枪威胁泵站看管人员,最后偷了我们100米长的电缆。但他们也不卖电缆,而是跑到几公里外的地方点火烧,卖里面的铜片。保安经理带着警犬追上时,电缆已经全部烧没了。”

由于原始数据缺乏,根据不同的统计方法,从90%到5.2%,关于津巴布韦的失业率存在着各种说法。

对于偷盗问题,农场的人力资源部经理,陆军少校马桑格尼解释称,津巴布韦现在是“第三世界国家,很多人都没有工作。有些人会为了生存而偷盗,不光是我们农场有很多小偷,其他农场也跟我抱怨过同样的事情”。

在他看来,更多中国公司的到来能帮助津巴布韦解决这个问题。

在土改前,小部分白人占领了大部分土地。这些白人农场主在离开时破坏了灌溉系统,拿走了设备。当我们接管时,什么硬件设备都没有。因此在前期,我们的农业产出非常低,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穆加贝请求中国提供帮助。现在我们需要更多外来投资,特别是中国兄弟们来投资我们的土地。早在津巴布韦独立战争时期,中国就给我们提供了援助,在我们遭遇制裁时也得到了援助。中国人带来了资金和设备,能创造更多就业。”

从温亚尼农场成立之初就在此工作的阿桑姆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现年70岁的阿桑姆曾经为欧裔农场主工作,虽然当时的工资比现在多,但对于土地被欧裔农场主占据,他至今仍感到不满。

“他们把我们的土地拿走了,又不还给我们。所以我们为土地而战,我们一开始没有强制赶他们走,只是要求他们与我们共享土地;他们不愿意共享,所以我们才把他们赶走的。”

对于政府推行的土改政策,阿桑姆认为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个致命缺点。

“如果我们能赚到钱那就是好的,但没有,我们依然没有钱,所以我们现在又重新开始工作了。”

阿桑姆一共有七个孩子,但只有三个活了下来,他的家就在温亚尼农场,大儿子也在农场工作。说到与孙奎宣和其他中国管理人员的相处,阿桑姆认为没有什么障碍,“我们彼此理解,中国是我们的朋友”。

但想要克服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津巴布韦的现金短缺、外汇管制、基建缺失等现实问题,对于中国公司而言并不轻松。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国际 » 在津巴布韦种地的中国人:欧裔农场主的回归是很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