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在津巴布韦种地的中国人:欧裔农场主的回归是很大压力

矿产和农业是津巴布韦的两大支柱产业。据世界银行统计,2017年,津巴布韦有68%的就业来自农业领域。近30年间,农业就业人口均占该国总就业人口的57%以上,2008年一度达到73%。

皖津公司目前是津巴布韦境内最大的农业生产企业,从2011年的首期两个农场1800公顷,发展到现在的10个农场1.2万公顷。各大农场每年种植小麦、玉米、大豆、烟叶等作物,年产粮食近两万吨。

位于奇诺伊外的温亚尼农场正是该公司一期项目的两个农场之一。这个农场是国有农场,所有权归附近的奇诺伊大学;旱季种植小麦,雨季种植大豆、玉米。在皖津公司入驻前,温亚尼农场的管理者并非当地非洲人,而是欧洲裔农场主。

温亚尼农场。图片来源:安晶

作为英国前殖民地,津巴布韦1980年才脱离英国,是非洲独立较晚的国家之一。西方的语言、宗教、文化和制度在这个国家依然留有深刻的印记,津巴布韦的司法系统采用罗马-荷兰法、英国法和当地习惯法的混合,工会拥有强大的势力。英语是教育和司法系统中使用的主要语言,也是津巴布韦的官方语言之一。该国虽有80%左右的人口是绍纳族,但基督教徒占了总人口的80%。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连津巴布韦如今走到经济崩溃的边缘也与英国脱不了干系:正是殖民政府在土地分配政策上挖的坑触发了津巴布韦的快车道土地改革。而这场急于废除殖民时期不平等制度、但缺乏有效新体制的土改,最终加剧了津巴布韦的经济恶化。

从殖民时期开始,土地所有权就成为津巴布韦政治争端的源头之一。殖民政府曾按照降水、土地条件将津巴布韦划分为五个自然农业区,随后制定《土地分配法》等法案将优良农业区归为欧裔定居者区,不允许当地人在这些地区拥有土地。

为了从欧裔农场主手中夺回良田,津巴布韦从独立之后就着手土地改革。1980年,津巴布韦有约12万名欧裔定居者和700多万当地居民,但全国耕地有近一半都集中在6000名欧裔商业农场主手中,70万户非洲人均为普通农户。

独立后,前总统穆加贝承诺在五年内将16.2万农户重新安置到830万公顷的土地上。但由于在制定宪法时与英国达成的十年协议和施政优先等因素,在2000年之前,津巴布韦的土改进展缓慢。虽然进程缓慢,大部分学者依然认为这一时期的土改对津巴布韦的民生起到了积极作用。

随着英国停止提供资助、津巴布韦与英国新政府的关系恶化,政府遭遇财政危机等内忧外患,津巴布韦开始出现反政府浪潮。为保住执政党地位,穆加贝政府于2000年的议会选举后开启了快车道土改。

快车道土改让数千欧裔农场主的土地得以重新分配,但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政策和贪腐问题,出现了欧裔农场主遭暴力驱逐无法享受补偿、优质土地被独立战争老兵集团和亲政府人士瓜分等乱象。

拥有良田的人无心耕种,而小农场主缺乏技术知识,没有资金购买设备、化肥等原材料,政府也未提供相关培训和补贴,再加上干旱和气候条件影响,自从实行快车道土改后,津巴布韦的粮食产量出现暴跌。从2000年到2009年,全国农业收入共缩水120亿美元。快车道土改前,津巴布韦的粮食生产除了能满足本国需求之外,还能大量出口到非洲其他国家,而到2016年,津巴布韦有40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

这场剧变让津巴布韦的农业发展陷入低谷,但同时也为新入场者提供了机会。从2005年穆加贝访问中国和2006年的第三届中非合作论坛后,陆续有中国企业在津巴布韦政府的邀请下,尝试进入这个曾经的农业大国。

据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公布的数据,到2012年,约有六家与农业相关的大型中国公司入驻津巴布韦,包括皖津公司、湖北农垦和早在2005年就入驻的中国烟草。

随着中国的公司入驻,奇诺伊温亚尼农场上欧式别墅的风格发生了变化:正门的花园里插上了中国国旗,客厅被改成办公室和会议室,当年的车库被改成了饭厅,餐桌上摆着由当地厨师做的中式炖牛肉、豆腐和鸡蛋汤。

负责管理农场技术和日常工作的安徽人孙奎宣,是最早抵达温亚尼农场的中方管理人员之一。从2011年至今,他先后在农场待了四年多的时间。农场距哈拉雷路途遥远,而附近的奇诺伊规模太小,孙奎宣大部分时候都待在农场。

孙奎宣养了两只狗,每天都会带着小狗到田里遛弯。遛狗、与家人视频、上网、听广播成了他工作之余仅有的休闲方式。在津巴布韦的四年时间里,他的家人从未来过农场,“这里的生活单调,对家人来说条件太艰苦了”。

算上孙奎宣和杨志猛,温亚尼农场平时仅有三名中方员工,其余25人都是当地员工,包括来自军方的人力资源部经理、保安部经理和一名以准将军衔退役的副总。

据孙奎宣回忆,2011年他刚来的时候,温亚尼农场几乎是一片荒地,“农场从1号到13号地,最多就种了三块地,其他田地一片荒芜,杂草丛生。拖拉机开进去10米之后就看不见顶了”。

由于无人打理,当时农场的地下管线全部报废,孙奎宣和同事从当年3月进场维修,一个月后农场就开始恢复种植。到2011年6月底,两个农场共种植700公顷小麦,温亚尼农场占300公顷。刚恢复种植,当年的小麦产量就达到3500吨,这个数字占了整个津巴小麦产量的33%。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国际 » 在津巴布韦种地的中国人:欧裔农场主的回归是很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