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滴滴不争春:对司机抽成越来越高,却亏损裁员

滴滴不争春:对司机抽成越来越高却亏损裁员

撰文 / AI财经社 王蒙 饶翔宇

编辑 / 张硕

01

“坦诚”的全员大会

程维在全员大会视频中公布裁员消息的那一刻,陈冬感觉靴子终于落地了。

2018年12月,陈冬所在的部门进行了业务重组,两个平级部门合并为“网约车平台公司”,有同事在私下讨论,“可能要裁员了”。

陈冬觉得裁员应该是大概率事件,因为他渐渐拿到了一些“线索”。

2019年1月份,部门年终奖考核评定结果公布,2018年王冬的考核成绩比2017年下降了两个档次,年终奖也减少为两个月工资。老员工告诉陈冬,滴滴一向有把绩效不好的人淘汰的传统,陈冬的考评成绩“很危险”。

一天前,滴滴内部就收到了2月15日召开全员大会的邮件,邮件中提到本次会议“非常重要”。包括程维、柳青在内的滴滴高管与一万多名员工通过视频召开全体会议,这在内部是一个常规动作,被称为“在一起”。唯一让陈冬感觉不同的是,最近几次全员大会宣布的都是“坏消息”。

上一次召开“在一起”时,也就是2018年12月14日,程维宣布全员年终奖力度缩减一半,高管集体不拿年终奖。而这一次则是官方宣布裁员消息。

全员大会从上午9点半持续到中午12点,会上程维对过去一年滴滴各项业务的表现做了总结。11点半左右,陈冬预料当中的消息终于来了。

程维宣布,滴滴将对非主业“关停并转”,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在全员大会上公布裁员计划,有滴滴员工感叹,“坦诚的程度很罕见”。也有员工在社交平台上点赞滴滴:“挺厚道了。光明正大说,不搞阴阳怪气。年前就发完年终也不逼人提前走。金三银四裁,补偿到位工作岗位多也方便跳槽。”

滴滴不争春:对司机抽成越来越高却亏损裁员

尽管已经公布了具体裁员数据,但滴滴更愿意以“优化调整”来形容这次“瘦身”计划。滴滴方面表示,裁员主要涉及因架构调整、业务合并产生的冗员以及绩效不达标者。

程维也在视频中表示,2019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继续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滴滴乐清顺风车事件发生的时候,陈冬最担心公司能不能够顶住压力熬过来。也是在去年8月,陈冬曾拿到了一家头部的互联网公司的入职通知,考虑再三他还是选择坚守。

现在,他最担心的是,滴滴的裁员名单中是不是有自己。

02

高抽成缘何高亏损?

巨额亏损被视为滴滴裁员的直接原因。两天前,36氪获得的一份财务数据显示,滴滴2018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其中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有外界质疑这是滴滴故意对外公布亏损数据,“卖惨”博得舆论同情。礼橙专车司机王成也觉得滴滴的亏损“不可思议”。2016年他每个月可以拿到滴滴平台5000-6000元的“奖励”,但2017年,王成拿补贴的频次从每个月都拿变成每个季度只有一两次,2018年全年一次也没有拿到。

“要想拿到滴滴的补贴越来越难,现在已经基本达不到拿奖励的要求了。”王成透露,滴滴制定的奖励标准几乎每周都在变化。

补贴越来越难拿,滴滴对司机流水的抽成却越来越高。

作为平台公司,滴滴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对司机的抽成。在早期发展阶段,滴滴不仅不向司机进行抽成,还对司乘两端进行双向补贴。随着网约车市场脱离“价格战”,滴滴对司机的抽成从8%逐步提升。据AI财经社了解,目前滴滴对司机端的抽成在22%-30%之间。

对于网约车司机的“抽成”和“补贴”问题,滴滴总裁柳青在2月15日的全员大会上表示,管理层正在认真思考业务模式,会做积极探索,既能激励好司机,在高峰期供需失衡时高效调度有限运力,尽最大可能满足乘客需求,又能保证公平性。

佣金率逐年上升,滴滴却在持续亏损。程维在2018年9月的内部信中明确表示,创立6年来滴滴没有实现盈利。滴滴的钱究竟去了哪里?

一位接近滴滴方面人士告诉AI财经社,亏损主要集中在对司机端的补贴,除了冲单奖、调度费、空驶费外,为非合规司机报销罚款也是滴滴补贴司机的一项重要支出。2018年7月1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对黑出租车、黑网约车展开为期半年的打击。不合规车辆将面临2万-5万元罚款,以及车辆被扣押一个月,并且每个月还要交4500元的停车费。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行政处罚结果信息公示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7月1日开始,因使用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的车辆,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每天被处罚的人数从此前的个位数上升至几十人,仅7月16日、7月17日两天就有将近100人被处罚。

AI财经社从滴滴司机处了解到,这部分罚款实际由滴滴平台承担,滴滴会以补贴形式按月陆续返还给司机。

随着网约车平台对“安全”和“合规”的日益重视,汽车租赁公司成为一部分人从事网约车行业的唯一通道。据王成透露,外来人员想在上海开网约车必须通过租赁公司“帮忙”。

王成所驾驶的一辆荣威950是通过“以租代购”的模式从租赁公司处购买,租赁公司会协助办理网约车营运资格证,并以每年一万元的价格将车辆牌照租给司机。除此之外,租赁公司还会获得滴滴公司从王成营收中抽成的0.5%,即所谓的“管理费”。

不过,据另一位熟悉网约车行业人士透露,租赁公司参与司机抽成的比例远在0.5%以上。

另外,顺风车事件之后,滴滴对系统进行安全升级,在技术改造方面也做了大量投入。

滴滴不争春:对司机抽成越来越高却亏损裁员

一位网约车行业高管告诉AI财经社,滴滴的主营业务网约车肯定是赚钱的,但它把赚到的这些钱投入到了其他业务上,包括青桔单车、外卖、无人驾驶、国际市场扩张等,短期内都是烧钱的业务。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博览 » 滴滴不争春:对司机抽成越来越高,却亏损裁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