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一位美国青年:新年好 我是来自美国的苦逼青年

随着朋友圈的18岁刷屏,最后一批90后已经全部成年。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千禧一代”(注:此文千禧一代指1982-2004出生的人)一直是讨论的焦点。

就在2017年的尾声,一位“千禧一代”的美国青年在《赫芬顿邮报》邮报上发文,表达了他对这一代美国年轻人以及美国现状的深深担忧。

原文标题《为什么千禧一代正面临大萧条以来最可怕的未来》,有删减:

20180102100304476.jpg

《赫芬顿邮报》截图

与我的同代人一样,我害怕未来、愤怒过去!

我今年35岁了,我们是第一批,也是最老的一批千禧一代。

十年了,这十年来我一直希望自立门户,但是,我的房租占了我收入的几乎一半。我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我的存款越来越少,比北极冰川融化的速度还要快。

 

我们都听腻了这些数据和评价!比如,更多的千禧一代与父母住在一起,而不是和室友。对于结婚买房和生孩子这三件大事,我们比上一代人更拖拉。

更要命的是,在上一代人眼中,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他们抱怨我们学不副实,总是把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我们生活习惯不良……而且,只要你跟40岁以上的人提到“千禧一代”,就会被贴上“特权阶级”这一标签。

你瞧瞧,这就是现在年轻人的处境。不只是我们自己要面对紧绷的生活,我们还不得不听那些亲自给我们上弦的人唠叨我们的懒惰和无能。

但事实上,这个世界对千禧一代的认识过于片面。他们的很多认识都只适用于很少的那部分最不像样,或者最富有、最白的年轻人身上。恰恰相反,大多数的千禧一代没有上过学,没有舒适体面的工作,当然,更拼不起爹妈。

有数据显示,我们背负的学贷比我们的父母至少高出3倍,相较于1975年时的年轻人,我们拥有住房的几率仅为他们的一半。我们这一代人,五分之一都很穷。照现在这个趋势来看,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在75岁退休。

 

不是我们有多差,是这个世界变了

并不是与上一代人相比,我们有多差,而是这个世界变了。

工资水平停滞不前,整个行业都陷入了困境。但是,教育、住房、医疗的消费却直线攀升。从工作保障到社会保障网,所有使我们免于破产的结构都在被侵蚀。我们想杀入中产阶级简直难如登天。种种原因累加,我们只能成为比我们父母辈更穷的人。

吉米每天都在拼命工作:周一到周四在牙科诊所上班;周五去当保姆;周末给人看孩子。但是,即便如此,她的收入对于房租、车组和学贷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她说:“我有时候喘气,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我胸口跳出来一样……我已经25岁了。当初来上班时我拿的是全美最低工资,如今,我还待在这老地方。”

类似的故事,我听得太多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博览 » 一位美国青年:新年好 我是来自美国的苦逼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