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诺网

这位刚获奖的中国80后数学家,网友曾说:强到无法理解

后来呢,40岁的Deligne去了普林斯顿,然后在60多岁的时候让YUN神震惊了。

我问YUN神:“你和Deligne能差多少?”

YUN神:“如果说我的水平有Deligne的一半,我应该感到非常非常高兴了!”

我:“这一下子就差一倍的实力,都体现在哪里?他知道的东西你不知道?他弄得懂的东西你弄不懂?”

YUN神:“其实这么多年下来,代数、拓扑和几何领域该知道的知识,我已经差不多了,这些年最新的东西我也都比较熟。(这句话对数学学得比较深的人应该知道份量有多重,实在是太BT太逆天了!也就是以YUN神的进度搞了十几年,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我忍不住插话:“分析呢?”

YUN神:“分析其实我也都懂,只不过我现在的研究用得不多,分析那些大的问题不是还在那边吗?和Deligne的差距,很难说是知识或者理解的差距,人家已经做出来的工作我也没什么看不懂的,应该说是提出问题的能力,做问题的能力甚至说对数学的理解和眼光层次等远远达不到他的水平,很多具体的东西是说不出来的,但是差距确实就在那里。”

好吧,那个层次的东西我是体会不到的,我只能把YUN神的话转述一下而已。

我:“Deligne是成名已久的大神,咱们这代人有没有超强的?”(以为或许会听到陶哲轩的名字?比YUN神大7岁,勉强能算一代人?)

YUN神:“有的,一个德国少年,Peter Scholze, 他一出来,把其他人都秒杀了。”

我大惊道:“德国少年?秒杀?比陶强?”

YUN神:“Scholze以后能达到Faltings的高度,陶没戏了。”

我不得不介绍一下德国人Gerd Faltings (格尔德·法尔廷斯),Faltings当然是大神中的大神,是张寿武教授最崇拜的人,尊其为上帝。张寿武是美国科学院院士,首届华人菲尔兹--晨兴数学金奖获得者,他培养了老袁和张伟(嘻嘻,也是俺们00数学的老同学),张伟现在从哈佛回哥伦比亚任教了,称为小张,他自然就是老张了。

老张现在当然是极强的,但他回忆他小时候(研究生)和王元院士看Faltings对莫德尔猜想的证明,王除了前言什么都看不懂,就让老张看,说是3年内看懂了就给硕士。老张于是拼死学完了Hartshorne的那本代数几何,但是3年到了还是没看懂Faltings的证明。后来老张去美国见到了Faltings,前两次Faltings都不鸟他,直到老张做了好东西,Faltings开始友善起来了,老张回忆说:“他看后很高兴,对我笑了一笑,这是三次见面中最友好的一次,但还是没有说一句话,但这时我已经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他是我最崇拜的一个人,我终于感动了我的上帝。实际上他当时只有35岁,他32岁时获得了菲尔茨奖”。最后皇天不负苦心人,老张终于到普林斯顿跟着他心中的上帝做研究了。(这里抱歉让老院士躺枪了,他们的年代国内和数学主流脱节太大,后来年龄大了又怎能跟得上日新月异的发展,所以请大家不要拿成果和水平说事儿,毕竟在那个特殊的时期,他们就是中国数学做得最好的人,而且培养出了不少学生。)

老张和Faltings做了一年,自称那年对他这辈子来说都极为重要的,终于领略到什么叫大家风范了,终于学会真正做数学了。Faltings讲的论文基本是200-300页,极其难读。但他读个前言,就有本事把人家做了几年的东西造出来。老张说Faltings就是那种力敌千钧的数学家,力量实在太大了,不懂不用查文献,直接做出来就可以了。(这样的家伙在菲尔兹奖的大神里面也没几个人)。

Deligne做了Weil猜想,Faltings做了莫德尔猜想,两者都有拔山扛鼎之力,做的都是负重致远的活,这也和YUN神自己的风格相符。YUN神自然是对这两人很是崇拜。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 > 博览 » 这位刚获奖的中国80后数学家,网友曾说:强到无法理解